元素太初怎么做

媒体:关于香港警察 这些也许你应该知道

    

  原标题:[上观直击香港]关于香港警察,这些也许你应该知道

  自发生“修例风波”以来的两个月,处在止暴制乱第一线和风暴眼中的香港警察,吸引着各方关注。

  “刘Sir”上任为何引关注?

  8月9日,《大公报》传出消息,去年11月退休的刘业成已被任命为香港警务处副处长(特别职务),按照报道交代的背景,刘业成曾参与处置2014年的非法“占中”,以及2016年的旺角暴乱。

  其实,如果熟悉香港警队管理架构,即使不看背景资料,这项人事调动本身,便充满信息量。因为这个调动,涉及的是一个庞大而且地位重要的警务管理机构。

  截至今年7月31日的统计,香港警务处管辖30891名纪律人员,此外还有4600位文职人员。按照更准确的定义,纪律人员的含义是“由纪律规定约束的特别公务员”。单看人数,警务处便是特区政府编制中最大的公务员单位,警察队则是最大的纪律部队。

  作为香港警察的管理机构,警务处的长官即处长必须由特区行政长官提名,中央政府任命。就权责来说,警务处长之上,还有特区政府保安局,按照官网的介绍,香港的纪律部队,包括香港警务处、消防处、惩教署、入境事务处、香港海关和政府飞行服务队等均由保安局管辖。在涉及警察管理和效率的问题上,警务处长必须向保安局与行政长官负责。

  在警务处的管理架构内,处长之下一般设有两名分别负责行动与管理的副处长,这两名副处长也必须获得行政长官的任命。在分管行动的副处长之下,则设有行动处。香港警察除刑事及保安事务外的其他警察业务统归这个处负责。处置大规模街头暴力,自然也在其职权范围内。按照内地一些研究者的概括,行动处长是香港警察街面防控的总指挥。按照警务处的排序,行动处是“甲部门”,排名第一,足见地位之高,责任之重。此外,根据香港警务处网站的介绍,在行动处的职权之中,还有一项“协调解放军驻港部队及其他海外部队联络等事务”。

  从这一点上说,以行动处的地位,和“甲部门”职能之特殊,“刘Sir”重新上任,想不引起关注也难。

  谁在处置暴力第一线?

  按照香港《警队条例》,对应街头示威和可能发生的暴力行为,警队的职责包括规管在公众地方或公众休憩地方举行的游行及集会。同时,警队还负责管制公共大道的交通,并移去公共大道上的障碍,在公众地方及公众休憩地方和公众集会及公众娱乐聚会举行时维持治安。

  更具体来说,负责街面治安管控的,主要是行动处管辖的警察机动部队,也就是经常在港剧和香港电影中出镜的“PTU”。事实上,PTU不仅是管控街面的主力,而且还担负了香港警察队的轮训。按照现行的警队管理规则,所有香港警员在入职2年之后必须到PTU接受训练1年左右。

  机动部队的编制包括总部和大队两部分。总部由位于新界的训练学校和总部机关组成。大队则共有7个,其中的5个分别驻扎在香港的各个警察总区,西九龙、东九龙、香港岛均有1个大队,另外两个大队则处于整训状态。大队的警力编制为170人,下设4个小队,各编制41人。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作为港剧要角的特别任务连,也就是“飞虎队”,还有在最近香港警方行动中多次出现的“特别战术小队”也就是“速龙小队”,也都编列在机动部队总部之下。

  虽然资料有限,但成立于2014年的“速龙小队”的编组和训练无疑更军事化,人员也更精干。有报道称,这支专门处置严重暴力事件的小队,主要由警察机动部队总部教官、香港警察学院教官团队,甚至还有“飞虎队”的成员组成,绝大部分人员富有行动经验,而且还担负在现场指导防暴战术动作的职责。称之为“高配”的防暴警察也不为过。在处置2014年非法“占中”和2016年的旺角暴乱中,“速龙小队”的表现颇受肯定。“速龙小队”在出动时携带的护具和装备比PTU更有“战术范”,战术头盔、护目镜、战术背心一样不缺,尤其一身深蓝色作训服特别显眼。

  除了PTU之外,在香港的各个警察总区,还设有军装巡逻小队(PSU)和冲锋队,他们也是街面治安的管控力量。有资料显示,冲锋队总编制为1386人,其中纪律人员1362人。以香港岛总区冲锋队为例,编制264人,纪律人员261人,内设1个总部和4个小队,每个小队配备12辆巡逻车,分三班倒。出勤时,冲锋队通常以小队为单位,在遭遇街头大规模暴力事件时,他们一般负责初步处置和支援。

  “克制”是种什么态度?

  在关于香港近期形势的报道中,“警方在执法过程中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冷静、理智和克制”的提法屡屡出现,问题是,这里的“克制”到底是什么概念。

  其实从硬性的指标看,“克制”除了香港警察多年的“柔性执法”传统,包括处置非法“占中”都实现和平清场外,还来自于警察队的装备和对于武力使用的严格纪律。

  从武器配备上讲,与西方国家的警察动辄使用半自动步枪相比,包括PTU、冲锋队等上街的“军装警察”,通用的装备是手枪,其中又以史密斯韦森军警型手枪使用率最高,装备稍强一些的“速龙小队”还配有格洛克17自动手枪。除此之外,PTU还常用雷明顿870霰弹枪,以及德法鲁38毫米大口径防暴枪。不过,PTU配备的枪支,更多的是用来发射非致命弹药。比如雷明顿870霰弹枪,在香港警察的手中发射的主要是布袋弹、橡皮弹等,装药量也偏低。德法鲁防暴枪则主要用于发射催泪弹。在“速龙小队”的装备中,还包括发射训练弹、胡椒弹、墨水弹等低杀伤力弹药的“比特博枪”,主要作用是驱散人群和标记暴力犯罪分子。至于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等武器,则主要是“飞虎队”等反恐警力所用。

  同时,对于警察武力的管控,香港也极为精细化。根据香港《警队条例》《警察通例》及《安全防御法》的相关规定,警察使用武力时分为六级,其中第一和第二级主要是口头劝谕和制止,到第三级警察才可以对嫌疑人采取掌根击或解拆熊抱技术予以制服,到第五级对持械犯罪与反抗的嫌疑人,警察可以采用伸缩性警棍予以制服。至于最高一级则是警察采用杀伤性武器制服危及生命、暴乱等嫌疑人。从目前出现在媒体中的画面看,除了8月25日在荃湾地区,到场处理的警务人员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曾向天鸣枪示警外,警察的武力使用还从来没有真正到第六级。

  而且,显而易见,即使到了最高级,枪械和武力的使用也是极为有限的。因为香港警队对于枪支的管理极为精细化,除了执勤完毕交还枪支外,在每次使用枪支后,当事警员要向事发地所属辖区的负责人报告,辖区则将对拔枪行为是否符合规定进行调查,并且上报不符合规定的行为。在这样的重重限制下,所谓香港警察“过度使用暴力”,毋宁说是个缺乏常识的笑话。

  除了以上这些,也许真正值得记住的,反而是这样一个数据:据特区政府发布的数据,2018年香港录得的整体罪案数字为1974年以来最低;以每10万人口计算的罪案率为728宗,则是为1970年以来最低。仅凭这一点,这支名闻遐迩的“全世界最专业警队”为香港平安所做的,便值得尊重。

责任编辑:张申

当前文章:http://www.tlfck.com/xx3mqpm/102090-129888-39304.html

发布时间:02:21:58


{相关文章}

复宏汉霖PD1实现本土研发单抗生物类似药零的突破

    就在9月12日,复宏汉霖宣布与印度尼西亚制药公司PT Kalbe Farma, Tbk旗下控股子公司PT Kalbe Genexine Biologics(以下简称“KG Bio”)达成合作共识,授予KG Bio就复宏汉霖自主研发产品HLX10(重组抗PD-1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首个单药疗法及两项联合疗法在东南亚地区10个国家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预计总计金额可达6.92亿美元。在这转瞬即逝的发展窗口期,复宏汉霖不仅率先打破了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零的突破,正式拉开中国本土研发的生物类似药造福患者的帷幕。还秉持“以优质生物药,造福全球病患”的使命,积极开展全球商业化布局,领航国产生物药“出海”之路。与KG Bio的合作,无疑是复宏汉霖国际化的一个剪影。创新高效的国际化研发能力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发展的背后,技术与专利的竞争从未间断。目前全球各大生物医药企业都在加大研发投资,争夺技术成型后的市场份额。在此行业大背景下,为实现“可负担的创新”愿景,复宏汉霖也在积极推进国际化研发进程,加快开展海外临床研究的战略步伐。生物医药研究追求“创新高效”,研发过程不仅确保创新性、高产出,同时还需兼顾成本效益。为此,在研究方面,复宏汉霖建立了高效的一体化全球研发平台,公司分别在中国的台北和上海及美国的加州建立了三大研发中心。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复宏汉霖在台北和加州研发中心主要负责早期研发,帮助公司快速了解和把握单抗领域的最新发展及尖端技术,而上海研发中心则主要负责研发后期阶段,例如产程及制剂开发。以复宏汉霖位于中国台北的研发中心为例,目前该研发中心已建立起50余种动物药效模型和基于X射线衍射晶体的蛋白质3D 结构解析技术平台,帮助分析生物大分子蛋白质的功能,以开发更加有效的疾病治疗药物。公司高度重视国际化生物医药人才的引进,截至今年3月,复宏汉霖已组成了一支囊括239名资深研发雇员的团队,其中大部分在免疫学、生物化工、制药工程等领域拥有博士或同等学位,并且众多研发人员还拥有全球大型制药公司的丰富工作胡与江_中文资讯平台经验,致力于参照国际标准开发生物药。除建立研发中心,在海外开展临床研究同样也是一家生物医药企业走向国际市场的关键所在。对于复宏汉霖而言,凭借多年的积累,目前在海外的药政注册能力、临床开发和运营能力可支持公司在全球多个地区开展临床试验。公司目前已在7个不同司法权区(中国大陆、中国台湾、菲律宾、乌克兰、波兰、美国及澳大利亚)同时进行11项临床试验,涉及处于多个临床试验阶段的8种候选产品及2个肿瘤免疫联合疗法。复宏汉霖核心产品之一的HLX02(注射用曲妥珠单抗)已完成在中国大陆、乌克兰、欧盟波兰和菲律宾开展的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试验,成为国内首个开展生化盟战_中文资讯平台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的生物类似药,现已获得中国国家药监局(NMPA)和欧盟药品管理局(EMA)新药上市申请受理。而公司的重磅免疫治疗创新药HLX10(抗PD-1单抗注射液)则是产品国际化布局的另一重要实践。公司招股书披露,HLX10申请了中国台湾和PCT专利授权,目前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推进临床研究。除中国大陆外,亦在中国台湾、美国获得临床试验许可。与此同时,公司已陆续就HLX10与自有产品HLX04(贝伐珠单抗注射液)、HLX07(抗EGFR单抗注射液)等单抗以及化疗联用开展多项肿瘤免疫联合疗法,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多个临床研究。其实,寻求国际科研人才、开展海外研发和临床试验,仅仅是复宏汉霖国际化布局的重要一环。在复小贼多情_中文资讯平台宏汉霖的国际化布局中,建立全面质量管理体系、大力发展海外商业化能力同样不可或缺。海外商业化提速在即复宏汉霖践行国际化战略布局,其核心在于“布局全球,秉质前行”,以中国为起点,面向全球受众。一直以来,复宏汉霖都是依托质高价优的产品进入国际舞台。在公司看来,全面完善的质量莫待花开空折枝_中文资讯平台管理体系是公司“走出去”的前提。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复宏汉霖已建立起一套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符合美国、欧盟及中国的质量标准,为公司产品在多个司法权区及地区的商业化奠定基东部华侨城火车酒店_中文资讯平台础。公司徐汇生产基地现已通过欧盟质量受权人(QP)检查,并具备了GMP认证的生产能力。其中,公司首个产品汉利康已正式获得《药品GMP证书》。复宏汉霖的质量管理体系覆盖了从产品研发到物料管理、产品生产、质量控制、产品供应链管理及产品上市后监督的整个产品周期。在具备大量海外药品质量管理实践经验的专家团队的管理下,复宏汉霖的徐汇基地及配套的质量管理体系已顺利通过多项由欧盟质量受权人以及我们的国际商业合作伙伴(如Accord 及Cipla)进行的实地核查及/或审计,每次核查均严格遵循标准。以欧洲为例,在欧盟药品法规框架下,生物类似药只允许采用集中审批程序(Centralized Procedure)。据了解,CP的审批周期是210天,但如果在120天EMA发出缺陷信,“clock”就会暂停,待收到缺陷信回复后,重新开始计时。因此这就对申报药物的质量提出了很高要求。自2006年开始,该机构下属的CHMP也仅批准了28种生物类似药。(生物类似药在欧盟的审评流程)而在今年,复宏汉霖的曲妥珠单抗药物HLX02正式获得EMA受理,成为首个被欧盟受理的“中国籍”曲妥珠单抗。这足以从侧面反映出复宏汉霖质量管理体系的高效与严谨。依托高质量的产品管线,复宏汉霖的海外业务得以加速开拓。除体系先进、完善的欧美市场外,考虑到许多国家和地区在生物药的可及性和负担能力上的高度局限性,复宏汉菜市场真热闹啊_中文资讯平台霖也将商务合作的重点放在众多用药需求未被满足的新兴国家市场。与KG Bio合作后,双方将在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老挝、缅甸、柬埔寨、文莱和越南等国展开深层次合作。借助分销渠道,复宏汉霖将加快HLX10产品在东南亚地区市场拓展的步伐,进而持续增强其在东南亚乃至全球肿瘤免疫治疗市场上的话语权和竞争力。这仅仅是复宏汉霖海外商业化布局的一部分。早在2017年12月,复宏汉霖便与雅各臣药业达成合作协议,授权其在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就HLX02开展独家开发和商业化行为,并因此获得在部分东盟国家的优先谈判权。2018年6月下旬,复宏汉霖与英国Accord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授权其在欧洲地区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在内的53个国家,中东及北非地区17个国家和部分独联体国家对HLX02产品进行独家商业化开发。该协议可以让复宏汉霖借助Accord渠道快速进入欧洲市场。此外,复宏汉霖还与阿根廷生物医药先锋企业Biosidus、世界顶级制药企业Cipla等合作伙伴签订了授权及商业化供应协议:复宏汉霖与Biosidus就HLX01(利妥昔单抗注射液)达成协议,独家授权了其在拉丁美洲的部分新兴国家市场的开发和商业化;此外,复宏汉霖独家授权Cipla对HLX02在亚太和拉丁美洲地区部分新兴国家市场的开发和商业化。可以预见,通过借助KG Bio、Accord、Biosidus、Cipla和雅各臣药业等国际知名药企的分销渠道,复宏汉霖的产品将销往更多新兴国家市场,惠及更多病患。而在今后复宏汉霖也将充分发挥公司“整合创新、协同增效”的优势,继续推动国际化战略的落地。相关文章:复宏汉霖通过港交所聆讯:最高募资43亿港元 9月25日上市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